怀里抱着松润说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图源忘了 侵删

【翔君生贺/翔润】一期一会

*ooc有,私设有
*套路老旧,狗血淋漓

二宫和也,男,某广告公司分部的设计部长。现在正一脸不情愿地坐在烤肉店里。听说从总部调任过来的宣传部长英俊多金,头脑灵活。但为啥领导要派自己来替他接风?!

二宫和也表示,其实一开始是拒绝的。

没多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二宫眼前,微微打量,确是一副精英模样。后来在谈话的过程中,二宫发现这个男人不仅在外交方面是把好手,甚至在设计上也有着独到的见解。

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二宫不禁与这位即将上任的宣传部长聊起了公司准备做的情人节企划。在二宫讶异的眼神中,樱井翔说完了自己的建议。

“诶…二宫部长?有什么问题吗……我也不是很懂啦,就是随口一说…”樱井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二宫挑眉:“不,我只是在好奇樱井桑明明挺有天分却为什么没学设计。”但这次二宫却没有听见对面这人的回答。

二宫疑惑地看过去,却发现樱井翔敛起了笑容,拿起桌上的啤酒,眼睛死死盯着不停向上翻滚的白沫,好像这样盯着那些白沫就会消失似的。

“天分…我对这东西一窍不通,哪儿来的天分。”樱井翔苦笑了一声,一口喝掉大半杯啤酒。

他仿佛听见了那个少年用小奶音在说“哈哈哈翔君你画的是猫咪吗?好丑哦!”那时染着黄毛戴着耳钉的少年听着这话稍微有些羞恼:“笨蛋!这是老虎啦!”却只换来那个奶音少年一串嘲笑的声音。

“如果硬要说什么天分,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吧。”

樱井翔第一次见到松本润的时候,松本润才刚上中一,包子脸,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牙齿有些不整齐,个头很小,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欺负,却又令人心生怜爱,觉得欺负他是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这个刚搬来自己家隔壁的小男孩有些像昆虫呢,这大概就是樱井翔第一次见到松本润的全部印象。

那时候的樱井翔已经中三了,成绩优异,人缘特好。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并且追在自己身后不停叫着“翔君、翔君”的小尾巴有些自豪。

瞧,这是住我隔壁的小润,可爱吧?

“如果学校有人欺负你,小润一定要告诉我哦!”15岁的樱井翔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衣袖,本来就大的圆眼睛瞪得更大了,刻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过眼神却温柔得像三月阳春的雪刚融化的样子,潺潺的流水润湿了岸边的泥土,空气里弥漫着一片青草的香味。

“知道啦!不过翔君这样一点都不可怕哦!”松本润被樱井翔这幅搞怪的模样逗乐了,笑起来露出一排不太整齐的牙,眼睛里亮亮的,睫毛噗嗤着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樱井翔不禁柔和了表情,伸出手揉了揉松本润头发。软软的,和他本人真像。

“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去打了耳洞,索性把头发也染黄了,当时还真是叛逆啊。”樱井翔半眯着眼,二宫无法确定他这是喝醉了还是在回忆。

“啊啊,原来精英还有这样的一面,看不出来哦。”二宫托着下巴,认真想象着面前这个严谨的男人黄头发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惊讶。

其实何止是二宫和也,就连当时的松本润,看到这个顶着一头黄毛的人出现在自家门口也是吓了一跳的。

“翔君?!”

“啊是我…我新染的头发噢!好看吧,嘿嘿。”樱井翔刚换了发色,就忍不住来敲了松本家的门,迫不及待地想听听自己这个小尾巴夸奖自己好眼光。

哪知这小尾巴这次却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站在门口笑弯了腰“哈哈哈哈翔君、翔…哈哈…翔君这样好像营养不良哦!”

“喂!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樱井翔冲上去一把环住松本润的脖子,手放在松本的头上一顿乱揉。虽然根本没用多大力气,怕不小心弄疼了松本,但松本的头发仍然不负众望地,变得一团糟。嗯,有点像学校边的那颗大树上小鸟筑的巢。直到松本润讨饶,樱井才悻悻地放了手。

“不过,翔君就是翔君,这样也帅呢。”

“当、当然啦!要你说!”

樱井翔,十六岁,高一。对着面前这个中学二年级的小尾巴,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他想,大概是今天的晚霞太艳丽了。

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正在两个少年心里发芽。

后来松本润升了中三,对着一大堆看也看不懂的作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彼时的樱井翔已经是学校学生会的会长了,除了课业,学生会也有一大堆事要忙。松本润一心想考上樱井翔那所高中,可自己心里也清楚光凭自己现在这样是办不到的。松本润在心里纠结了无数次,终于在某天夜里,拿起手边的手机拨出了一通电话。

“…小润?”对面是某人迷迷糊糊的声音。

“翔君…你已经睡了吗?那没事啦…晚…”

“没呢,怎么啦小润?”听见松本润有些沮丧的声音,樱井翔觉得这么晚了一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对方才会打电话给自己。于是甩了甩脑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清晰。

“翔君怎么办…数学我写不来啦TAT”

樱井翔这下是真清醒了,乐醒的。电话那头的人怎么不器用都那么可爱?!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嘛,我就天天去他家给他补习数学啦!他这人很聪明的,也很努力。考到了我那个高中哦,不过我也功不可没哈哈。”樱井翔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圆溜溜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这个人除了脑袋灵活,还有点自恋。二宫心想。

高三的樱井翔辞去了学生会长的位置,一头扎进了课业里,为了考上名牌大学,整天在大片书海中忙得不可开交。可即使是这样,樱井翔仍然会在松本润的班门口等着他放学一起回家。次数多了,松本同班的女生也注意到了樱井,这个长相和成绩都很优秀的学长。

“诶,松本同学,樱井学长是你哥哥哦?学长好帅啊!你们关系很好的样子诶。可不可以引荐我们认识一下?我好喜欢樱井学长诶,拜托啦!”时不时会有女生偷偷摸摸这样来问松本。

松本看着这些女生一脸娇羞的样子,没理由地有些不爽,“我不知道,看情况啦!”

什么嘛,明明我也很帅好不好。
明明翔君只是我的翔君。才不要介绍你们认识。

再之后又有些女生拿着粉色的信封拜托松本转交给樱井翔,松本是极不情愿的,但碍于同学情面,人家又是女生,却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翔君你跟她们说不要把信给我啦!每次都让我转交给你好麻烦!”樱井翔看着松本润嘟起来的嘴,不禁笑了出来。这个包子真是太可爱了,“诶?小润你吃醋了哦?”让人忍不住调戏两句。

“才…才不是!我是觉得我也很帅啊为什么大家都给你情书不给我嘛。”松本是不小心被窥破了心事的孩子,嘴硬着反驳,头却不自觉地偏向了一边,脸上还透着隐约可见的红晕。

“是是是,我家小润最帅了。所以…就算有女孩子追你也不要答应哟,你还小。”看着松本润,樱井翔不自觉地柔和了眉眼,连语气也温柔得不像话。

“…嗯,那…翔君也是。”
“一言为定!”

两个各怀心事的少年,都将自己心里这份细微的爱恋放在了心尖上,任热血翻涌,烫过肺腑,涌上喉头,却又生怕被对方给发现。

嘛,就是两个傲娇又嘴硬的小孩子嘛。二宫和也想。

“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当时可以坦诚一点,早些告诉他就好了。”

樱井翔从上了高二开始,已经记不清接过多少次松本深夜播过来的电话。在樱井大二这年,松本润已经高三了,本应该为了第二天能保持充足的精力而在睡觉的点,樱井翔再一次接到了松本润打来的电话,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樱井看着床头的钟,四点过。

“…翔君。”

“嗯。”

“你那个大学…我不想去了。”

一听到这句话,樱井翔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全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松本润撇撇嘴,把手机稍微拿远了点,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樱井翔这么大声地跟他说话,那语气让松本觉得仿佛下一秒樱井翔就要穿上衣服奔出门跑到自己家里把自己给揪出去。

其实樱井翔本来也是想这么做的,可一想到电话那头那个人可怜兮兮的模样,他这么说的话,一定是有原因的。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揉了揉太阳穴,语气放轻,“小润,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虽然这句话是个问句,可樱井的语气里哪有容他拒绝的意思。

“我想学设计。”松本润老老实实地说了,很平淡也很轻柔的的语气。可樱井觉得自己仿佛能透过手机弱光的屏幕,透过漆黑的夜色,看到松本坚定的神情。

樱井翔一听倒是愣了愣,“嗯…小润你决定了吗?确定不后悔?”

“我不后悔。”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既然是小润想学的我怎么会阻止啊…不过你得答应我要努力哦,松本大设计师。”

“喂…现在还不是啦!……不过以后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设计师。”

微不可闻的叹声淹没在浓重的黑夜里,又随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疾驰而去。
他的这个小包子,终究还是长大了啊…不过,也好。

后来樱井翔想,自己当初一直盼望着松本润也能考上自己这所大学,想将他禁锢在自己身边,所以听到他那么说反应才会那么激烈吧。可是啊,他有着自己的梦想,有自己想要做的事,自己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所以说樱井桑一下子就同意咯?”

“嗯。后来他离开了东京,去了一个离东京很远的地方念设计。早知道现在会这样,当初我强行留下他就好了。”

“可是,我想如果再重来一次,樱井桑也会做出与当年一模一样的选择吧。毕竟那是他的心愿啊,樱井桑舍不得让他难过的吧?”

樱井翔没有答话,苦笑着将啤酒倒进自己杯子里,不置可否。

樱井翔大三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实地距离已经相隔了十万八千里。开始几个月两人之间还联系得很紧密,每天一通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甚至有时候光是交流午饭吃了什么就能说上个半个钟头。这阵仗,简直让两人各自的室友怀疑人生,难道全寝室只有我这么个单身狗?!

每次室友提起来,两人也只是笑,没反对也没应声。可也只有他们两人心里清楚,电话那头哪是什么女朋友,不过是从自己的少年时代到现在的小心思罢了。但这小心思似乎随着年纪的增长愈发膨胀了起来,浓烈得压都压不住。

后来樱井翔忙着实践忙着论文,松本润对这边的设计课程也越来越上手,铺天盖地的作业压得两人喘不过气来。每天一通电话变成三五天一通,一次一个小时也压缩到了10来分钟。再到后来,甚至直接划掉了通话这个选项,只有偶尔几条问候的短信。

“…虽然我和他之间的联系少了,可我知道越是这样,我对他越是想念。可这个人…却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说到这,樱井停了下来。

突然而来的沉默让二宫有些不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樱井的手表表盘里秒针走动的声音和面前的烤肉发出的嗞嗞声被无限放大。

就在二宫忍不住想开口询问时,樱井又继续说道,“那天我打算换个公寓,正好同校的学妹在找房子,找上了我我也就答应了,帮学妹把东西搬进公寓里,却是没能注意到手机的动静。后来拿起手机时才发现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那是那么长段忙碌的时间里他第一次打来的电话,可我却没接到。再播回去的时候,已经无人接听了。再后来一点,他甚至换了手机号码,连家也搬走了,我怎么找也找不着。我彻底失去他了。”

“二宫部长…你知道失重的感觉吗?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失重感。心里也不疼,一点也不难受,但总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被人掏走了一般,空落落的,让人窒息。”

“这八年里,我总是想起他,可这么长的年月里,我却再也没有见过他。可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啊…我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或许吧。”

不难过,那你在哭什么呢?

有的人喝醉了酒会笑,比如自己;那也应该有人喝醉了酒会哭吧,二宫觉得,樱井翔大概是喝醉了。

––––––––––––––––––––
其实………lo主本来想就这样匆匆结尾的,但是昨天被翔润糖炸上天!!!
于是有了后面这段😂
––––––––––––––––––––

把喝得一塌糊涂的樱井翔送上出租后,二宫和也回到了自己家。
人尽皆知,这位设计部的部长其实还是个超级大宅男,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游戏机。随着开机的声音,二宫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等等…樱井翔那个故事好像有点耳熟,是在哪儿听过来着?不过感觉又不太一样?

第二天二宫和也顶着巨大的黑眼圈来到公司,着实把松本润吓了一跳。

“nino?!你又熬夜打游戏了你?!”

二宫朝他摆摆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是不是。对了J,你之前是不是跟我说过一个暗恋了很久的人?我好像有点记不清了…再跟我说说嘛。”

“…他有什么好说的,不就那样。这种事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呗。”松本润沉默了一秒,漫不经心的回答,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完全无关的事。

“不要嘛~J~~我想听嘛。”看着自己的同事兼大学好友如此期盼地看着自己,松本润只好无奈地再说了一次。

说到最后,松本润的眼睛看向窗外,眼神透过那扇透明的玻璃,聚焦在外面梧桐树的叶子上。

枯黄的树叶已落得没影,光秃秃的枝头上偶有几抹嫩绿。
已是初春。

“那个人啊…我喜欢他那么久,我以为他也这样喜欢着我。可到头来,也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啊…故意不提前告诉他自己要回去的消息,本来想当天给他一个惊喜…可是到了才发现他竟然在帮一个女生把东西搬进自己公寓。明明是他以前跟我说不让我交女朋友的,我做到了,可他呢?不过也是啊,从来都是自己在自欺欺人罢了,欺骗自己他是喜欢我的。到最后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祝福他什么的,我说不出口。那么离开他好了,就当他没有出现过…nino,我这样是不是很自私?”

二宫用力眨了几下眼睛,“不是的,J。你有没有想过他或许是真的喜欢你呢?你这样自己也很难过吧。”

“不会的,而且都这么久了哪儿会难过啦!就是有些感叹而已…”

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傲娇呢,那我就假装没有听到你语气里的哽咽好了。二宫想。

“诶,对了J!你知不知道过两天会来上任的宣传部长?”

“我听说了诶,好像很厉害哦。不过nino你昨天不是被派去替他接风了嘛!怎么样?”松本润也想赶紧逃离刚刚那个话题,连忙调整好情绪。

“哎…你不是说我这黑眼圈嘛!昨天我没有打游戏啦!是因为那个宣传部长给我讲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哦,夜里想着想着就兴奋起来了没睡着呢。”二宫故作神秘地朝松本眨了眨眼睛,语气低了几分。

一听二宫这么说,松本倒是好奇了,有什么故事这么有趣竟然让nino不打游戏,“诶什么故事?!”

二宫深深地看了松本一眼,将昨晚樱井讲给自己的故事复述了一遍。语罢,故意叹了一口气,漫不经心地说:“哎,这樱井桑也是挺可怜的…J你说故事里这两人可惜不可惜?”

“…nino,你再说一遍,新任的宣传部长…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毫不意外地看着松本润红了眼,故作惊讶的说:“樱井翔啊!J你不知道吗?哎我这还有他名片呢,还挺好看的…”二宫一边说一遍从包里掏出一张小纸片。

名片很是精致,可落在松本润眼里却只看到了烫金的“樱井翔”三个大字。

“对了,怎么说J你也是设计部的二把手嘛,我觉得你可以把樱井桑约出…”不等二宫说完,松本拿过名片就往门外跑。

“小心!”这是二宫和也的声音,松本听得出来。
“啊对不起!”这是……

他抬头,撞上他满是震惊的眼神,震惊之余,他的眼神里是自己如此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那是自己从未在他眼里见过的,而又被自己深埋于心的。

“樱井桑你好,我是松本润,设计部的二把手,你可以叫我松本大设计师。”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帮了这俩人这么大忙,应该好好宰樱井翔一顿。新款的游戏机正好要出了诶…好想要。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姑娘。
这里就全部写完啦!也总算赶在25号末尾发出来了23333
感觉自己写着写着都不知道在写啥_(:_」∠)_文力跟不上脑洞啊……

@聆倾 之前答应了要艾特的姑娘,不知道能不能艾特上

评论(7)
热度(37)

© 怀里抱着松润说 | Powered by LOFTER